德州暗黑酒肉地獄

賴桑,有空再一起來個台灣地獄之旅吧!!!)



「小賴是誰?」這是當在Dallas的學妹告訴我,要攜友來拜訪的時候我的第一個疑問。

「小賴是以前動漫社的學長啊。」學妹用粗體黑字:「他說他認識你。」

 

好吧,朋友守則第一條:當人家指名道姓說出『認識你』這三個字的時候,絕對不可以馬上爆雷說出「我不記得」,或是「我不認識」這種沒有禮貌的話。為了避免被對方識破,我當時也只好硬著頭皮附和:「喔~小賴啊!我知道我知道!」

 

但是明明我根本就不知道!

(還好這不是撿屍體......)

 

妙的是,當學妹跟背著大背包的小賴出現在我家門口的時候,臉上充滿斜線的我發現……


我,我是還真的不認識他啊(冏)!!!

 

還好小賴是個非常自來熟的人,自言自語也可以囉嗦個一整頁,這讓彼此陌生的隔閡很快的消失,倒是事後知道我收留了一個不認識的『朋友』的學妹覺得很無言。(喂,人是你帶來的啊!)

在後來聊天談話中發現,原來小賴是我弟的大學室友,基於主人好客的本性(其實是內向/自閉/孤單/寂寞/冷),我還是和學妹熱情如火的計畫了讓小賴終身難忘的『德州暗黑地獄酒肉之旅』。

 

沒辦法,德州產牛,既然要大口吃肉,豈可食無酒!

 

於是在那個長周末,我們從奧斯丁為起點,趁著一年一度的酒莊周,沿著290 highway一路開到西邊的德國村;本來盛讚自己酒量驚人的小賴與學妹出乎意料的竟然一杯倒(兩個沒用的東西!),於是在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情形下,只好義無反顧的扛下此次road trip的司機角色。

途中又和小賴在之前旅途中的朋友結伴而行;接著大夥兒又一起開到南邊著名的觀光大城San Antonio,享受一下墨西哥式的德州風情,在海洋公園沐浴在到與殺人鯨戲水的喜悅(驚嚇),以及沿路一定要的大吃大喝各式各樣調酒與德州烤肉BBQ,終於最後每個人都挺著個肚子好不容易回到奧斯丁……

 

每天都酒足飯飽腸胃不適的小賴在回程的路上告訴我們,這趟旅程實在是太地獄,太暗黑,也太銷魂了!!!

他大概有很長一段時間,都不想要再看到比臉大的肉了!

 

最後一晚在我們充分發揮地主之誼欺負招待客人(小賴)的熱情下,他終於在特訓下進步到兩杯倒了!XD(喔耶~)

 

當夜,在小賴昏睡之後,我一邊驚訝於自己竟然突破當日連續開車四小時(想我一直以來都是個當日開到達拉斯三個半小時就會昏死的廢柴),學妹一邊告訴我為什麼背著大背包的小賴會出現在這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如同很多背起背包去流浪的人一樣,男主人公(小賴)在竹科爆肝多年之後,又遭逢愛情不順的打擊;於是他終於決定背起自己的行囊,從能掌握在手中的夢想開始實現起。

雖然聽起來是有點偶像劇又有點老套的答案,但是大多數人所看到的是衝動之後所造成的結果,卻沒有深切的想過在每個衝動的行為發生之前,都有他們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。

 不同於十幾二十歲時年輕的躁動之心,年屆而立之年,面對更多說不出口的壓力與現實,要能放下手邊的一切來追求一些夢想,有時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侈;明明身分證上的年齡一年一年往上跑,但是其實內心也不覺得有到那麼老......

也許這就是為什麼身為成年人的我們,只能假借不足為外人道的衝動之名,來作個了斷吧!

 

隔天,酒醒過後的小賴與我們分享旅途中的點點滴滴:從他訂了環球機票開始說起,先到阿拉斯加打工度假了好陣子,然後一路往南飛到德州的故事;我們一邊吃著小賴帶來的阿拉斯加鮭魚罐頭伴手禮,一邊津津有味的聽著他手足舞蹈的把旅途中的趣事一一道來,彷彿我們又回到在高中大學玩社團的時候,大夥兒在對未來凱凱而談連眼睛都會發亮的模樣!

不過嘴賤的小賴也不忘在看到我家肥嫩嬌縱的天竺鼠之後,洋洋得意的宣稱,南美洲可是把這種大型鼠類當作主要的蛋白質來源,還威脅我說等到達之後就要照一個燒鼠炭烤串給我看(雖然我大怒,但是後來看到照片,竟然也覺得應該蠻好吃的!!!)。

 

「那你旅行到目前的心得是什麼呢?」聽完了故事,當下真是恨不得馬上打包跟著他走。


去他的實驗,去他的老闆,烤天竺鼠我來了!(誤)

 


「你會發現世界很大。」囉嗦的小賴難得只用一句話做結尾。

「然後,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!」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艾爾肯的漂流日記

ques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waterm00n
  • 這客人沒有收錯
  • 范芷綺
  • 我超喜歡妳的遊記!但是你要寫一下BBQ是哪家跟點什麼啊!!!不然我怎麼follow~人家專業的都是要貼大吃大喝圖才對!!(還有我都看完了!要敲碗快寫快寫!!)
  • 這是要另外開一個寫暗黑團嗎 不是說好只寫流浪那部份的遊記 哈哈
    你有要去San antonio?

    queso 於 2012/06/14 08:18 回覆